子非我,毋须言。


=燃/沈桓

【轰焦冻的女朋友,爆豪胜己的宝贝,绿谷出久亲妈吹。】


男朋友@如月晴人

第五人格:抱紧轰焦冻


✨✨✨✨✨✨


cp@荆棘里地

看到了吗,她很可爱吧。

真可惜,她不是你的。


✨✨✨✨✨✨


@Carr

我专杰,超级宠我的。(膨胀)

反正还是我的,嘻嘻。


✨✨✨✨✨✨


小英雄胜出|轰我

别和我讨论第二个不成立,反正我吃。

D5杰佣中心。

不拆不逆,不然打爆你。

凹凸安雷︱雷卡

不逆。







“风雪夜归人。”

【安雷】冷战(上)

无视标题,只为看我雷偶尔的示弱与撒娇,真的只是甜腻腻的糖而已。

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而诞生的ooc产物,看着开心就好。

看心情开车,如果有人想看的话就写。

打滚卖萌我不管我要小红心和评论!!!

以上。

《冷战》
   

    “雷狮,你能解释一下吗?”安迷修发誓他是强压着怒火说出这一句话的。
   
    只不过,雷狮并不领情:“解释啥?…等等啊,本大爷正忙着呢!”
   
    是实话,雷狮正忙着打游戏,前几天卡米尔安利给他的,风格和题材都是雷狮非常喜欢的那种。
   
    安迷修很累。出差整整一周,回家后只想洗个澡再好好睡上一觉,如果雷狮愿意,他还可以抱着他睡,光是这样想想,就让安迷修将原本一天的路程硬生生地缩短了一半。
   
    没成想,雷狮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惊喜。
   
    “我限你一个小时内把这里打扫得跟我出门前一样然后我们睡觉。”安迷修的语气绝对说不上友好,但是游戏的声音太大以至于雷狮只听清了他后面那一小段。
   
    “哈?为什么本大爷要陪你睡啊,才六点而已!”雷狮操纵角色挥舞着锤子砸死了一个敌人,显然,他并没有听到重要的前半部分。
   
    以往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,那时候他们才刚刚住在一块儿,雷狮偶尔会在安迷修上班的时候把客厅弄得一团糟,想看碟子了就翻出来摊了一地然后把喜欢的挑拣出来,零食拆了包装扔的到处都是,冷了就回卧室抱一床被子窝在沙发里,但大多数时候家里如果没有安迷修,雷狮宁愿出去跟卡米尔他们鬼混,尽管安迷修并不喜欢他那样。
   
    记得有一次,哦那对于雷狮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,早晨的时候他把衣服丢进洗衣机里,之后卡米尔他们来找他,他就跟着出去浪了,直到安迷修回来后在洗衣机里发现了那一团皱的没法看的衣服。之后的事情可想而知,雷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,喝了酒头还有些晕乎乎的,刚一进家门,鞋还没来得及脱,就被守在门口的安迷修拎到卫生间,按在洗衣机上狠狠地操/了一顿。
   
    在那之后雷狮就学乖了,洗了晾干了,收回来就乱丢,安迷修要是再找他麻烦,他就干脆不洗,看谁是大爷。
   
    以往雷狮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的时候,安迷修都会一边叹气一边替他整理好,再顺便把在沙发上看电影看睡着的雷狮,连同他身上的被子一起抱回卧室,也许,不,应该说正是因为他的一再退让,才让雷狮养成了一堆大大小小的坏毛病。
   
    所以这一次,他不会再由着他胡闹了。不听话的狮子,就算再狂躁,也要给他一点教训才是。
   
    雷狮打完游戏才觉得饿了。以往安迷修在家的时候,七点之前就会做好晚饭,但是今天却一点动静都没有,不知道在做什么。

    雷狮也没有在意,从厨房的柜子里翻出一桶杯面,一边撕开包装一边等水开,抬头就看到了紧闭着的客房的门。
   
    安迷修怎么睡那儿了?
   
    算了,爱睡哪儿睡哪儿,反正不是跟我睡就成。
   
    雷狮毫无愧疚之心地继续泡好面开始吃,好心想帮安迷修也泡一杯怕他饿肚子,特意跑到门口敲了敲门询问,结果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   
    睡着了?这才几点啊。
   
    雷狮耸了耸肩,这倒替他省了不少事儿。
   
    至少在洗完澡上床睡觉之前,雷狮的心情是很好的。以往安迷修每天晚上都要抱着他睡觉,好像随时都害怕他跑掉似的,而他最讨厌的就是被束缚,无奈对方是安迷修,雷狮只能委屈委屈自己了。
   
    但是今晚,明明独占了整张大床,雷狮却一反常态地失眠了。
   
    根、本、睡、不、着!
   
    之前明明还嫌弃安迷修睡在身边又热又挤,结果人家如你所愿地不在了,倒觉得冷了。
   
    干嘛好好地去睡客房啊,生气了吗?是因为我把房间弄的乱七八糟吗?……什么呀,这样未免太小气了吧笨蛋骑士,明明整理一下就好了啊……
   
    我都乖乖在家等你回来了,那么大的牺牲你可知足点啊混蛋骑士…
   
    这是雷狮一开始的想法。
   
   

    房门被推开了。
   
    床头只有一盏灯亮着,安迷修还没有睡,靠在床上,手里捧着一本光是看着就很枯燥的书,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仿佛雷狮是空气一样。
   
    雷狮就这么抱着枕头站在门口看着他,从刚才并没有听到脚步声这一点可以判断出他是光着脚跑来的,安迷修跟他就这么僵持了片段,终究还是心疼他别冻坏了,毕竟客厅的温度可不及房间里暖和。

    “敲门了吗?”
   
    “没有,我想你不会理我。”就和之前那样。
   
    知道就好。
   
    “我让你进来了?”
   
    “没有,但是这里是我们的家,我有权力去任何地方。”
   
    安迷修不置可否地嗤笑了一声。
   
    还在生气啊。
   
    算是得到了默许,雷狮反手合上了门, 抱着枕头走到安迷修身边,然后把它放在了安迷修的左侧那边,做完这些,他才偷偷地瞥了一眼安迷修,见后者没有反应后胆子也大了起来,干脆抬起腿打算就这么睡进另一侧温暖的被窝里——
   
    然后被抓住了脚踝。

    “做什么?”明知故问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“睡觉。”雷狮回答得理所当然,连安迷修都不知道这莫名其妙的自信是从何而来的。
   
    直到他看到了雷狮空荡荡的睡衣下的白皙的大腿。

    喉咙发干,稍微有些不妙啊。
   
    老规矩,谁先动摇谁就输了,安迷修显然没有料到雷狮会来这一手,真是把自己都搭进去了。
   
    尽管如此,表面还是得保持镇静。
   
    “睡觉还到处乱跑?”
   
    “睡不着。”
   
    “为什么睡不着?”
   
    “你不在,冷。”雷狮垂下眼眸,轻轻地蹭了蹭安迷修的脸,乖巧得像一只猫咪,声音软糯,“我不习惯。”
   
    可爱至极。
   
    安迷修此时的内心只有这一个想法。
   
    平日里不可驯服的暴戾的狮子,居然甘愿窝在他身边低头撒娇,乖巧得让安迷修的心都化了。
   
    但是教训还是要给的。

  安迷修把书放到一边,然后将雷狮抱起来窝进怀里,又扯过另一侧的被子给他盖着防止着凉。

    “所以,你想我怎么做呢?”耐下性子询问。
   
    “陪我睡。”不假思索。
   
    “好啊。”安迷修答应得很快,随后在雷狮掩饰不住狂喜的目光下又不紧不慢地补上一句,“你觉得,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吗?”
   
    我!就!知!道!
   
    雷狮自知理亏,也不好炸毛跟人打一架。
   
    “…你想怎样?”
   
    “我想怎样?这话应该,问你自己吧?”安迷修极尽温柔地亲吻着雷狮的耳垂,叼住那片微红的软肉反复舔咬,手撩开雷狮的睡衣下摆探了进去,顺着他光滑细腻的背脊一路向下慢慢抚去,最后停留在了尾椎骨那一小块凸起上,用带有薄茧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,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。
   

    “你觉得,你应该怎么做呢?”

TBC.

想开车,还想看安哥教(qi)育(fu)雷总,不听话的孩子还是打一顿比较好。/buni
  

顺便问问有没有安哥缺雷总,组团秀个恩爱啥的…。我就问问…

   
   
   
   

   
 

评论(42)
热度(527)

© 打马渡尘关 | Powered by LOFTER